王玉笙

走过的路随缘,无应你伴梦,只能梦中寻余欢,方有情,应伴入眠

一曲歌罢,水流自清泉。一山一水,成名画

晚风轻轻的吹,一切恍如过往。云雨云烟,云山云水,怎知今生

一曲听罢,又是当年行路人。人走人散,究竟谁才是我的依靠。

时间,一步步地远去,已经二十九个年头了,忙了这么多年,究竟得到了什么?失去了什么?

如果她是我的老师,你们觉得,我是不是也该不想再见她呢?我想,应该不是吧